今年经济通缩的风险高于通胀。国内需求趋弱,通胀大幅走高的概率较低。而随着供给端压制的缓解,需求的边际回落会成为主导因素,PPI同比或会转至负值区间。其次油价上行风险也相对有限。从以往经验来看,油价一旦回升,产油国增产动机就会增强,所以限产策略也难以久持。

现在的局势和面临的压力,比那时要缓和不少,我们有什么理由突然在汇率问题上认怂?